雪梨酱

一只天秤

美美美

旅行精选:

行,冲动:

      格林诺奇,这个位于瓦卡蒂普湖南侧的小镇,诠释了什么是优美的生态环境。当天从皇后镇往返略微乏累,但是应接不暇的无死角的优雅,可以让游客保持兴奋度。

历史沉淀 民俗风情 壮观

旅行精选:

在远方的阿伦:

关于南靖土楼和永定土楼 | 单人自驾游中国(陆拾玖)

土楼风景区是一个很大的概念,大致包含了漳州市南靖土楼风景区,龙岩市永定土楼风景区,还有一个就是华安土楼风景区。

而因为南靖土楼和永定土楼完全相邻,可想而知两边的风景区竞争是有多激烈,这种竞争不只体现在传统的媒体宣传,网络水军的互黑,就连两边的保安,从上到下都是各说其词。(具体的示例和对话我就不提了,免得伤和气)


没办法,谁叫客家人修筑了这么多奇妙绝伦的土楼?


但事到如今,搞得两个区县的客家人貌似也挺尴尬,你说明明是一家人吧,但还是不得不在领导的安排下暗中叫着劲。

不过有竞争也算是一件好事,只是希望最后得利的是当地老百姓。


永定承启楼与保安的较量

10月13日早上8点不到,我就开着小胖从南靖的裕昌楼到了永定的承启楼,图的就是个人少。

找好位置停好车,直接就背着摄影器材往楼里走,门口俩保安把我拦住一看,说:你这票是南靖的,我们是永定的,进不了进不了......

我说,大哥哎,我先站门口瞄一眼,要是比南靖强,绝不含糊我立马买票!


不行不行!胖子保安摆摆手,我跟你说,这南靖的土楼哪比得上永定的....说罢挺起肚子,眉头一扬,侧身往后一指:这楼,胡锦涛总书记来过,你说会差吗?


我一听,以为到了天安门,灵魂莫名其妙地开始了震颤,差点就抢了旁边吃瓜小朋友的红领巾给系脖子上,敬一个少先队礼,然后再铺张毯子跪地上拜一拜。


我看了看现在时间还早,周围没啥人:得,那我先上天呗!


嗯....好像确实是很屌的样子。



承启楼,高四层,楼四圈,花了三代人于1709年落成,虽然年份比裕昌楼晚了个400年,但是规模上确实要大很多,我觉得它就是【大鱼海棠】了。



保安爷此时背着手踱着步,疑似慈眉善目,缓缓飘来,哟!阿弟还整个航拍器啊,你是职业摄影师啊?

我乘风破浪抓住这装逼的档口:哎....不算职业摄影师吧,也就自己玩玩吧。

保安爷立马来了兴趣,哎,你拍完照片是发网上还是....?


发网上啊,特别是那种旅游之类的网站,免费帮你们宣传呐.....我双手一摊,你看你们连看都不让我看一眼。

说罢我把我之前的照片翻了出来:你看看,这些是川西的色达,我偷偷瞄了一眼保安的眼色,喏,这是黔东南的侗寨,自己说像不像你们这儿?你再看看,这是昨天拍的,南靖的裕昌楼,漂亮吧?漂亮得很呐......我还拍了他肩膀一下。


我见保安爷被我拍得有点恍惚了,加强了语气,补了一刀:人家南靖那边儿,巴不得你去拍,人家很懂网络宣传的,你们这儿.....哎,你看我还得跑去售票点买票,买完回来人又多了,光线又不好了......哎,算了,我还是先回南靖拍那边的田螺坑吧!反正也离得不远。

(实际上,南靖土楼在宣传攻势上确实要比永定土楼要强很多)


阿弟等等~!


!!!,尼玛终于等到了这圣神的一刻,我觉得我身体里每个细胞都在呐喊:来吧!抱我进去!


阿弟呀,你不用跑售票点了,我这里就有票,但是免费进去肯定不行,保安爷手往屋檐上指了指,有摄像头,领导知道的,这样!票价本来是50,但是你这个情况上面也吩咐过,30怎么样!保安爷比划着手指,又指了指一边的大妈,她可以带你上楼去拍。


寡人看这有点儿意思,妥了。保安爷立马叫过来一个小保安,吩咐了几句,小保安便屁颠屁颠地跑去拿票了。


于是一刻钟后,早上8点半,我就坐到了这个地方,并且还是在承启楼开张迎客之前,哇哈哈哈。我趴在承启楼的栏杆上看风景,这是个阳光炽烈的清晨,土楼里的居民大部分还在梦乡。温柔的山风徐徐吹来,把灯笼上的铃铛晃得叮当作响。

土楼安静地躺在那里,就像一朵盛开的海棠,海棠的寓意是思念,思念的是远方的家乡。

土楼也是一座围城,把这里的几代人护在其中,我很难想象老一辈的客家人是如何向后代描述危险的城外,告诫他们不得随意离开这朵固若金汤,永不凋零的海棠;

我也很难想象,那些渴望自由的灵魂又是怎样集结绳梯,爬出窗外,离开这座禁锢他们自由的围墙。

这些男人翻山越岭,躲避山匪,漂洋过海下了南洋,他们为自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也因为代价而收获了光宗耀祖的奇珍异宝。

他们追求出人头地,同时也追求女人,财富有了,于是女人一开心,便给他们生了娃,于是他牵着女人,女人抱着娃,漂洋过海回到家,却发现天开了,老人们已经走了,回忆里那座万夫莫开的城池却自己塌了......


他们也许从心底是恨这里的罢,但这里却始终是他们一世的家,于是他们掏出了锦囊,土楼便又立了起来,墙更厚了,楼更高了,学堂宗祠瓦房回廊变得更多了,他们把女人和子嗣留在了这座崭新的围城里,挥了挥手,告别了这些老回忆和新挂念,于是......下南洋,下南洋,妻离子别,天各一方。

而至于这座围城,有人走,有人留,他既是你的温柔乡,却又是你一世都割舍不下的囚牢。

而我当然不住在土楼里,但每次徘徊在城市里,奔波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远远看到那些耸入云际的高大楼宇,却总觉得它们像一道道坚固的围墙,每次当我驱车驶过,却发现围墙之外还是围墙......


完整故事可关注


微信公众号:another-sight


微博:在远方的阿伦



横屏有惊喜

旅行精选:

在远方的阿伦:

贡嘎穿越 最后的路程 | 单人自驾游中国(陆拾陆)

接下来的路程,我们开始进入原始森林地带,总的来说海拔算是在略微下降,但是实际上是在不断下坡上坡中度过。

所以可超,ivy,CC其实是在我不停地欺骗中往前走的。

因为在前方开路的我,总是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就要从他们喊:快快快!最后一个坡了,前面全是下坡!

卧槽,最后这个坡翻完,就是下坡了!

我去!你们快来看!好大一个下坡!

oh shit !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长一个下坡!

你们快来看呀,这.....


ivy:够了!欺骗我们这么久,我要过来杀了你!



ivy最后还是爆发了


重装穿越是一件特别磨人的事情,其实到了这里每个人都已经是很辛苦了,当劳累到达一个极限,就是最考验心态的时候,那时候拼的就是自己的意志力了。


而ivy就是在这个时候爆发了。

她怪自己鞋不好,把脚磨破了所以走不快。于是我就过去检查,发现这皮都没破,就稍微有点红。
于是,突然就开始发疯了,不由分说的劈头盖脸骂我,反正什么都骂,什么都说,搞得我和可超都是一脸懵逼样。后来我说,ivy,你要是走不动了咱就休息,没人看不起你,你不要自尊心太强了。

然而迎接我的又是一顿骂声。


其实吧,我也知道,她只是想宣泄心中的压力,不想承认身体上的劳累,但....这但凡是个人都会感到劳累,这也没什么挫败感啊,可是指着我骂又是什么意思呢?

她说,我不能骂可超,也不能骂CC,因为骂其中一个,另一个都会过来援助,所以就只能骂我......骂我是个单身狗,骂我是个屌丝,骂我现在连工作都没有......


听到这个我也就正式来气了,我说如果你一定要通过骂别人的方式来宣泄自己压力的话,那下次咱徒步也就不用带你出来!走不了就不要出来走了!


说罢我立马站起身,起身背上了包消失在了前方的丛林里。


从那儿之后,大家都闷声不说话,默默地感触着尴尬和肩上的痛楚。


这也是我之前提到过的,徒步更多地是在考验意志力和一种心态,面对压力会心理失衡者,就会把整个士气搞得很低落,士气一低落,所有的酸痛,疲惫,饥饿和痛苦都会接踵而来,没了激励,便会很容易失去希望。

所以我要一直骗他们前面有下坡就是这个原因。

人,不管真假,都是靠希望才能撑着的。


这一段路给我感觉就是阴森诡异,因为我是一个人走过来的,森林里一点儿声音也没有。

而在很多地方即使是白天,森林里也是阴森暗淡,一个人经过时总有些奇怪的幻觉,总觉得在某个黑暗的角落,就有无数双巨眼在盯着自己。


我说了一声,我去!这条路要是打个手电在晚上走,绝对的酸爽刺激......我回过头望了一眼来时的路,发现大家依然无踪无际,也不知道是他们消失了,还是我自己被这座奇幻森林给吞没了。


剩下的路程


重装穿越的第七天傍晚,我们到达了魏石达,这是个有着三间民宿的小村子。

而在此之前,我征集了大家意见,于是放弃了前往子梅垭口和贡嘎寺的计划,决定直接前往民宿住宿,胡吃海喝一顿......连续吃了六天泡面和白粥,那种感觉你们懂的。


另外我也担心ivy再次发疯,因为前往子梅垭口的路,又是一段要连续上升一千多米的山路和陡坡,我看了看ivy老年痴呆的脸,说,算了,以后再来吧,今晚我们要吃肉 !!!


活了!这些逼哥逼姐们前一秒钟摆的那张资本家的丑恶嘴脸,在说到吃肉的那一刻,突然就变成了可爱活泼的人民群众!


于是从这个地方开始,我和CC便快步往山下村落走,而可超就留在后面一边照顾ivy,一边嗅着肉的香气一边往下挪。

1个小时后,我和CC在民宿的厨房里,静静地待了十分钟......

当时就觉得什么好山好水好风景都比不上这窗台上可爱的肉们啊!!!阿西吧!好想直接摘下一条就叼走啊!!!


过了一会儿,CC问:哎?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了?总觉得怪怪的...

我脑袋一拍:我去!还有你男人啊!可超和ivy,他们不识路!我们得回去找他们!

说罢我抱了几罐红牛就和CC一道往回冲,终于在一个分叉路口的乱石堆里,找到这两个眼神飘忽,生无可恋的银儿.....


可超看了看我,眨巴眨巴眼,气若游丝地说:唉......我说阿伦啊......你们找到住处了吗~~~

我看了看倒在一旁的ivy,也特么是一副失恋了,搞得自己内分泌紊乱了的表情,我和CC在那里乐了半天,然后啥也没说,直接就把红牛塞了过去.....


果然尼玛是在装死,嘿立即就来了精神!

(我鼻子被晒烂脱皮了,成功地成为了他们路上的一大笑柄)


那天晚上,我们就住在了这家民宿里,晚饭就在这张桌子上吃的,根本来不及拍照片,尼玛分分钟刷新你对队友的认知,个个儿吃得跟禽兽一样,最后我们直接把老板的高压锅都给搬了进来。


我说你们能不能吃得稍微儒雅一点诶!那个ivy!菜叶下的那片肉是我的,我刚看到了!尼玛....你还抢!老子要报警了!


回答我的,只有一片锅碗瓢盆,吧唧吧唧的声音......

吃完,躺下,当场秒睡!


最后的烤串

最后一天的路程相对轻松,至少没有那么多陡坡要爬了,我还记得我们在路上几乎把所有会唱的流行歌曲,通俗歌曲,包括儿歌等全部以合唱的形式都唱了出来,一路嘻嘻哈哈地走到了美丽的巴王海。

在道路的尽头,我们并没有看到什么界碑石的标示,而是直接就看到了撸串儿的地方,可超直接一个马步上前就坐了下来。

我放下背包上前询问:哎,老板,烤串儿多少钱一串儿?

可超把我手打了一下:哎!我去!老板,先给我来20串儿!

          

老板:好勒!


贡嘎,就在我们撸串儿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溜走了;而那些路上所有跌宕起伏的情节与坎坷,也在我们打打闹闹间烟消云散。

说实在的,有这一帮子人能跟你在雪山中吃最难咽下的苦,看最美丽的风景,那已经是人生中最棒的事儿,若是你还要问,为什么偏要背着包出来受苦,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作答。

也许,开车开久了,是该下来走走路了,至少......这肚子上的一圈肉是给活活地走完了。

但......它们依然还会回来的,不是吗?例如现在:)


完整故事可关注


微信公众号:another-sight


微博:在远方的阿伦